訂閱香蕉太太
文章分類
最新文章
香蕉太太第一本圖文書
  • 蕉媽也是.....
  • 安樂死。

    分類:【兩代家庭】我的家人真白爛»阿娥2018-06-08

    看到了傅達仁主播的新聞,心情很沈重。
    回想起阿娥離世前幾天,對我說過的那句話『女兒,我想求你一件事,有沒有一種針,可以讓我心跳立即停止的...』

    罹患胃癌,噴門阻塞無法進食,後期的她已虛弱到無法行走,也無法躺著睡覺,只能日夜坐在輪椅上,任由褥瘡長滿屁股。

    那時輪到我回家照顧她,第一天她急著要我叫救護車,說她眼前一片黑,同時又怕我擔心,直說狀況比前幾天好很多,醫生說她血壓很低,甚至量不到,很可能隨時會在睡夢中離開,我告訴她這件事,她回『如果是這樣,那就最好了』,可能不想再麻煩到家人照顧她、辛苦搬她如廁,她請我去詢問安寧病房是否能入住,但因為癌症沒有造成她疼痛(聽說癌症的疼痛指數是世上最高的,比生孩子還要痛,這是她的福報),安寧病房能幫助的有限,且需要家屬陪伴住院,然而我們家就近的醫院沒有這樣的病房,需要到外地去,於是她打消念頭。

    第二天,我一回家就見她垂著頭,她說『沒力氣抬起來』,要我讓她好好睡一下,我看她很疲憊,卻無法好好地睡,又突然崩潰似的呼喊我,說了求打針這句話,可見她當時有多無助,只想快點解脫,我想幫她卻什麼也做不了,無能為力,只能回她『這事情在我們台灣還不合法...』,於是她只能慢慢地等,每分每秒忍耐著不舒服,累積著她的自責,等待解脫的那刻。

    阿娥在生病後期,已自行簽了放棄急救同意,她說不想折騰,也不想用儀器維持生命卻沒有意識地活著,浪費醫療資源。後期要搬她如廁或是洗澡,她總是愧疚地唸著『這個身體實在是...,不好意思還這樣麻煩你們』,所以我想若安樂死合法,她肯定也會尋其途徑,最後,她是器官慢慢衰竭,打了兩劑止痛,入院2天後才得已解脫。

    母親胃癌沒造成她疼痛的例子是極度稀少的,那時陪伴她在癌症病房裡,隔壁床常常痛到吐血,哀嚎不止,我也甚至聽聞過真實的狀況,是痛到連嗎啡都止不住,最後痛到起來撞牆,一心求解脫,所以安樂死這件事,就是只求舒適無痛,能在掌控的時間下,親口跟家人告別,尊嚴地離開人世,我是非常支持的。

    【facebook粉絲頁】討論底加↓↓↓↓↓

    延伸閱讀

     共 0 頁/小計 0 筆

    x

    請確認您的會員資料如下

    • 姓名

    • 手機

    • 信箱

    • 地址